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好公司頻道 >> 正文
    年報數據更正越描越黑 同興達信息披露形同兒戲

      一則報道引發的年報更正公告,暴露出同興達信息披露混亂的冰山一角。

      6月10日,上證報以《行政人員人均年薪百萬,一朝降薪八成,這家上市公司薪酬玩起過山車》為題的報道,指出同興達行政人員薪酬異常。對此,同興達公告稱,公司2018年年報存在數據錯誤,即年報披露的不是真實情況,從而導致報道“不屬實”,并對該年報數據做了更正。

      然而,記者發現,更正后的同興達行政人員數量、平均薪酬水平,與公司當年財務數據存在明顯矛盾——前兩者相乘得出的行政及財務人員薪酬總額,遠高于管理人員薪酬總額。按常識,管理人員薪酬總額應該包括行政及財務人員薪酬總額。

      換言之,為了掩蓋數據異常而修補更改,反而更襯托出公司財務數據的不可信。

      真實,是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底線。如果年報數據說改就改,改了還錯,其問題就不僅是疏忽、致歉這么簡單,否則所有財務造假都可以一改了事。數據打架、前后矛盾之下,同興達的財務數據有幾成是真實的?

      記者調查發現,同興達的問題不止于此。千里之堤,毀于蟻穴。當一家公司用錯誤掩蓋錯誤,將盈利依賴于補貼,把希望低價位讓利于關聯方,包括監管機構在內的市場各方應以更加謹慎的眼光來審視它。

      人數越描越黑

      同興達信披問題頻出

      上證報日前翻閱同興達近三年財務報表作研究,竟發現其2018年報披露的數據存在異常,通過計算得知,公司2018年普通行政及財務人員年薪百萬,跟前后年度差異巨大,報道刊發后,引起市場熱議。

      6月12日晚間,同興達對此予以回應,公司給出的解釋是,年報數據寫錯了。

      當晚,同興達更正了2018年年報,并表示,“截止(應為‘至’)2018年末,公司行政人員數量為465人,財務人員25人,大于2017年,小于2019年。根據2018年行政人員及財務人員平均人數進行測算(不包括公司董事、監事、高級管理人員),行政人員及財務人員2018年平均年薪為21.31萬元,薪酬合理。”

      這一解釋看似合理,但簡單計算卻可以發現,與財報其他數據卻對不上了。

      按照更正后數據,同興達行政及財務人員合計490人,剔除董監高合計12人,普通行政及財務人員478人,其2018年人均年薪21.31萬元,兩者相乘可得出,行政及財務人員2018年薪酬總額10186.18萬元。

      然而,更新后的2018年年報顯示,管理人員薪酬合計8042.37萬元,剔除董監高薪酬1116.34萬元,行政及財務人員當年薪酬總額合計6926.03萬元。

      顯然,僅“行政及財務人員薪酬”這一項,公司在一份年報中就存在明顯矛盾,兩個口徑的統計差額高達3260.15萬元。

      對此,同興達董秘李岑對上證報解釋,行政及財務人員的數據,是截至2018年底的時點數據,而普通行政及財務人員2018年人均薪酬21.31萬元,是這一年的區間數據。2018年,同興達因為人員流動較多導致上述差異。

      上述解釋乍看似乎也解釋得通。但對比同興達同期其他類別人員數據變動,就顯得行政人員飆升的突然突兀(見表格)。

      比如,2018年公司銷售人員,從2017年64名突然減少到2018年的34名,財務人員2018年人數比上年僅增加1人;但行政人員則突然從160人飆升到465人。

      一家上市公司的普通行政及財務人員薪酬總額出現3260.15萬元的差額,卻歸因于人員流動過大,這背后究竟想掩蓋什么問題?

      記者在獵聘等招聘平臺上看到,南昌光電(現已是控股子公司)招聘人力資源規劃師開出年薪7.2萬元至9.6萬元,績效專員的年薪在4.8萬元至8.4萬元。假如以行政人員年薪10萬元計算,要想解釋3260.15萬元差額的合理性,同興達需要讓300多人在2018年年初入職,到該年底又離職。

      只是,2017年至2018年同興達即使有擴張,也不至于要將大部分普通行政及財務人員大換血?

      同時,同興達以“年報個別數據有誤”為由變更2018年年報,已經暴露出上市公司信披瑕疵。而上證報記者通過調查發現,同興達信披不僅存在瑕疵,甚至存在信披違規嫌疑。

      2019年12月9日,同興達復審通過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、深圳市財政委員會、深圳市國家稅務局、深圳市地方稅務局聯合審核的高新技術企業認定,自2019年至2021年,按照15%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。

    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    搜索更多: 同興達






    A片毛片免费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徳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