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好公司頻道 >> 正文
    夫妻賣盲盒、年入16億 揭秘泡泡瑪特的暴利生意

      靠著“盲盒”概念名聲大噪的國內知名潮玩公司泡泡瑪特終于揭開神秘面紗。

      6月1日晚,該公司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。招股書顯示,2017年至2019年,其營收從1.58億元增長至16.83億元,最近兩年營收增幅分別高達225%、227%。

      最受人關注的是其盈利能力。2017年至2019年,公司凈利潤分別為156萬元、9952萬元、4.51億元,實現爆發式增長。單以2019年數據計算,凈利潤率達到26.8%。毛利率亦提升明顯,從2017年的47.6%增至2019年的64.8%,堪比印鈔機。

      成立十年以來,泡泡瑪特已經從一家單純的玩具合集店,轉型成自主開發產品收入占比達82.1%的IP品牌,并賺得盆滿缽滿。這是一家瞄準年輕人的公司,其管理層也非常年輕,人均年齡32歲左右。

      同時,這還是一家夫妻店,副總裁楊濤為創始人兼董事長王寧的配偶。招股書顯示,王寧持股56.33%。

      華興資本創始人包凡曾在一次活動上問王寧:如果從商業模式的維度出發,你如何定義泡泡瑪特?王寧稱,有些人可能覺得我們是做零售的,因為我們開了很多很多店;有些人覺得我們是賣玩具的,因為我們賣手辦;也有一些人覺得我們是做IP的,因為我們簽了很多IP;還有一些人說我們做展會的,但這些都是泡泡瑪特的一個切面。

      看上去,泡泡瑪特的觸角伸的又多又長,但它并非沒有隱憂。IP矩陣的開發、自有電商平臺葩趣的后續發展,以及新冠肺炎帶來的線下展會的延遲,都將是泡泡瑪特成長路上的重擔。

      從連虧三年到年賺4億

      其實,這并不是泡泡瑪特第一次沖擊資本市場。2017年,它曾登陸新三板。那時,它還沒有展現出超強的吸金能力,截至2016年,泡泡瑪特曾連續3年虧損。

      數據顯示,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1-5月,其營收分別為1703.21萬元、4537.53萬元、2942.61萬元;凈利潤分別為-277.29萬元、-1598.04萬元、-2483.53萬元。

      后來,得益于Molly和Pucky兩大IP,同時大力擴張線下門店數量,新增機器人商店及展會兩大業務線,泡泡瑪特才扭虧為盈并順利上市。2019年4月,因考慮成本問題,泡泡瑪特退市。

      退市后,泡泡瑪特的表現十分驚人。

      2017年-2019年,泡泡瑪特營收分別為1.58億元、5.14億元、16.83億元,2018和2019年的營收增幅分別為225.4%、227.2%,連續兩年保持高速增長。

      2017年-2019年,公司凈利潤分別為156萬元、9952萬元、4.51億元,業績實現了爆發式增長。毛利率亦提升明顯,從2017年的47.6%增至2019年的64.8%。

      公司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稱,分別以2019年的收益及2017年-2019年的收益增長計,泡泡瑪特是國內最大且增長最快的的潮玩品牌。

      不僅業績亮眼,泡泡瑪特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也足夠優秀。

      成立10年來,泡泡瑪特完成了9輪融資。今年4月,泡泡瑪特剛完成Pre-IPO輪融資,金額超過1億美元。

    制圖 / 理財不二牛

      一名業內人士告訴燃財經,2019年泡泡瑪特在新三板退市時市值是20億元人民幣,紅杉資本買入8000萬美金老股時給出了21億美金+的估值,泡泡瑪特Pre-IPO輪融資估值為25億美元,按照4.5億利潤計算,紅杉資本有33倍PE,新投資者增資則有39倍PE。

      這不禁讓人好奇,這家公司爆發式增長的背后,到底靠的是什么?

      IP+盲盒,靠1個娃娃賣出4.5億

      作為一家收入在兩年內翻了超10倍的企業,泡泡瑪特的法寶之一是IP運營,且搭配了盲盒的玩法。

      “泡泡瑪特純做玩具是不具備任何增值意義的,也不會刺激用戶消費,它用盲盒很好地解決了這一問題。”一位投資人告訴燃財經。

      泡泡瑪特披露,目前公司運營有85個IP,包括12個自有IP、22個獨家IP及51個非獨家IP。其中,最大自有IP Molly 2019年賣出4.56億元。

      自有IP主要是指收購的代表性IP及內部設計團隊開發的IP。2018年7月,泡泡瑪特收購了Molly在中國的知識產權所有權,2019年4月收購了Molly全球的知識產權所有權。就自有IP而言,公司享有完全知識產權,包括開發及銷售。

      Molly于2006年由王信明先生創作面市,但受限于制造成本和市場,銷量一直平平。直到2016年4月,泡泡瑪特與王信明簽訂獨家授權協議,并在8月推出首個‘Molly Zodiac’盲盒系列,一炮而紅。 

      可以說,泡泡瑪特為Molly帶來了二次新生,Molly也讓泡泡瑪特這一品牌和盲盒這一形式,龍卷風一般席卷開來,硬核玩家們為它壕擲千金,欲罷不能。

      數據顯示,僅2018年雙11當天,泡泡瑪特天貓旗艦店就賣出了超過2700萬元的盲盒。2019年雙11,泡泡瑪特天貓旗艦店的銷售額達到8212萬元,同比增長295%,并在天貓玩具大類中排名第一,首次超過了樂高、萬代等國際品牌。

      在閑魚上交易最熱門的十大盲盒產品中,Molly排名第一。2018年,原價59元到79元不等的Molly娃娃,在閑魚上的交易超過23萬單,均價270元,價格最高的一款漲價39倍。

      曾有人向燃財經評論稱“盡管泡泡瑪特拿下了很多IP,但其他99個加在一起,還沒有1個Molly賣得好”。不過,從數據來看,泡泡瑪特在有意識的打破這一局面。

      2017年-2019年,Molly分別占其總收益的25.9%、41.6%與27.1%,有所下滑,這或許是團隊有意在加強自有IP的豐富度。

      與此同時,泡泡瑪特一邊穩住自有IP的占比,一邊提高獨家IP的占比,獨家IP從2017年的3.1%提升至2019年的35.4%,幾乎與自有IP的占比持平。

      這樣做的結果是,泡泡瑪特的自主開發產品營收占比從2017年的29%上升至2019年的82.1%,控制力度逐漸增強。據招股書顯示,截至目前,泡泡瑪特旗下有4個IP累計銷售額超過1億元。

    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    搜索更多: 泡泡瑪特






    A片毛片免费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徳物网